Top

SNS

  • Facebook
  • 使用messenger傳訊給MAonline
東海專欄
後疫情時代的日本製造業觀察
2021.12.01∣瀏覽數:291


 

後疫情時代的日本製造業觀察

吳銀澤

今年5月,筆者告別在臺灣的20年大學教育暨研究生活,回到留學時代的日本任職。在臺期間有幸加入東海大學精實系統團隊,今後將一如過去旅居臺灣時期,以一個韓國人學者的身分,親訪製造產業現場了解實際動向,從第三者的客觀角度定期撰寫「東海精實管理專欄」,敬請讀者繼續給予支持。
 

象徵日本產業的崩解與再興:尼崎市


筆者目前服務於日本尼崎市的園田学園女子大学。尼崎市位於大阪府西側的兵庫縣東南方,人口約45萬人,是日本製造業出口量僅次於中部工業群聚(愛知名古屋)的阪神工業群聚的核心城市。

尼崎市產業興起於明治時期,以紡織工廠踏出工業的第一步,並引領日本的高度經濟成長,其中尤以基礎材料產業著稱。然而,19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破滅之後,長期的經濟低迷,製造業也因此停滯。2000年後隨著工廠的轉移與關閉,現有土地漸漸轉為其他產業使用。明治時期以來,該地的產業傳統雖仍殘存,但現在的產業規劃,以南部臨海的工業區,市中央的商業區,以及北部住宅區做為中心。

日本泡沫經濟後,迎來20年的經濟低迷。尼崎市如同日本全國的縮影,面臨既有產業基礎的崩解,並被迫進行產業轉型。

與此同時,日本仍然面臨整體長期的經濟低迷,為了拯救此一現況,隨著後疫情時代的諸多議論,以「數位轉型(DigitalTransformation)」,「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永續發展目標(SDGs)」,「後世代行動轉型(Mobility)」作為關鍵字,正進行整體的社會經濟與產業轉型。

 

豐田汽車的生產製造策略動向


隨著全球數位化的發展,具備全球競爭優勢的日本汽車產業、工具機產業、機械加工業,也紛紛摸索後疫情時代的生產製造新策略。其中,豐田汽車的執行董事ChiefProduction Officer(CPO)岡田政道,最近以「開拓未來的製造業」為題的演講,受到很多矚目,內容包含降低碳排放的電動車,以及豐田汽車所形塑的未來理想。對於關心豐田汽車與日本生產製造業未來的產學人士,很有啟發。懂日文的讀者,歡迎直接參考,本文不再贅述。(https://global.toyota/jp/newsroom/corporate/35433196.html)。在此從應用數位科技的智慧工廠觀點,介紹他所提出的三個重要主張。

首先聚焦物流與倉儲搬運系統,強調自動化是最後考量。豐田汽車認為搬運本身是典型的資源浪費,應儘量以不搬運為原則,需要搬運時則要改善陳列方式與縮短距離,並減少負載批量。進行以上消除浪費的持續改善之後,最後才思考推動自動化。

第二,AI要用在本質改善。一般運用智慧製造的企業,大都藉由機械學習來進行不良品的自動化檢查,達到節省人力的目的;但豐田汽車認為,AI是ㄧ個道具,運用AI分析數據資料達到減少不良品產出的本質改善,才是優先事項。

第三,數位轉型和IoT,應以提升可動率做為第一要務。智慧製造藉由IoT連結設備和生產線,有能力進行遠端的細部監測。但豐田汽車很早就活用IoT經驗,進行生產改善和TPS的追求,達成超過98%的設備可動率。豐田汽車說,生產線剩下的最後2%的問題,最終只能依靠人來解決,檢視這2%的問題解決成果,包括簡化設備、導入不容易故障的設備。這意味著雖然運用IoT可以達成 「可視化」,但先徹底進行設備的維持改善,提高其可動率才是第一要務。 因此,豐田汽車堅持「不把人當作機械的看守者」的理念,相信下一世代先進生產線是人與智慧科技的合作。


精實智慧製造主張
「先精實化再智慧化」


上述豐田汽車的生產製造策略方向,關注的重點是數位轉型、IoT、AI等智慧製造的相關技術和TPS的有機連結。關於這點,與東海大學精實系統團隊提出「先精實化再智慧化」的精實智慧製造主張(參閱『面對未來的智造者:工業4.0的困惑與下一波製造業再興』,大寫出版),有異曲同工之妙。

全球產業正邁向數位化與永續化的波濤駭浪,思考未來日本產業復興,豐田汽車的實踐案例帶來相當多的啟示。產業發展結合智慧科技,最終要展現在結合地域優勢的社會脈絡,才能永續發展。台灣產業界學習精實系統有成,展現了與豐田汽車不斷切磋琢磨的生產製造能力。因此,我們樂觀期待「台灣型精實智慧製造」實現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