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封面故事
印度製造 Made In India
2018.09.18∣瀏覽數:265

莫迪經濟學,震撼全球
印度在總理莫迪上台後,實施一連串強化市場的措施,推行一系列改革,包含經濟自由化 及去監管等強化市場的措施。印度總理莫迪以「莫迪經濟學」為號召,自2014年5月上任迄 今,其產業政策主要著墨於汽車製造、電子產業、醫療觀光、改善水資源、再生能源等項目。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印度今年經濟成長可望達到7.4%,明年上看7.8%,莫迪 甚至大膽喊出印度經濟將在2025年前翻倍、成為5兆美元經濟體。印度在莫迪政府主政下, 持續與東亞國家加強經貿關係,對台灣在推動新南向政策之際,將有機會強化臺印關係。

莫迪總理宣示
印度 將成為全球製造中心
文 ◆ 台灣經濟研究院新興市場發展研究中心許峻賓 副研究員

自2001年開始,印度就被國際投資機構定為金磚國家之一,歷經了17年,印度的經濟成長依 然受到國際的關注,除了中國大陸之外,印度依然是跨國企業投資的重點市場,原因在於:青 年人力充足、中產階級消費力持續成長、創新力強、政治環境穩定。

莫迪總理政策的可信度與穩定性
近 1 5 年來,印度只歷經兩任總理,展 現印度政治環境的穩定性。前總理辛格 (Manmohan Singh)(2004至2014年)以他在 1990年代出任印度財政部長的經驗,於全 國擴大推行市場經濟,奠定印度於21世紀經 濟強勁成長的基礎。2014年5月,莫迪總理 (Narendra Modi)接任,以其古吉拉特邦擔任 第一部長、推動該邦經濟產業快速成長的經 驗,讓印度人民相信其有持續帶領印度延續 經濟成長力道的能力。此外,莫迪總理任期 至今最受到注目的財政政策是廢除舊大鈔,此一政策的目的在於掃除黑鈔,雖然該政策 突然推出讓印度民眾非常驚訝,也讓國際各 界一度對莫迪政府的執政延續力開始有所疑 慮,但時間證明了莫迪總理政策的正確性, 有助於印度經濟的穩定發展,也讓中下階層 民眾更信賴莫迪政府的執政。

印度幅員廣大,各邦的政策與法令均有所 差異,這也讓所有的企業均對印度市場又愛 又恨的原因。依據2017年11月世界銀行發 布經商便利度報告,印度的排名仍只位居第 100名,雖然統計顯示印度得分增加近5分,總分為60.76分,排名也提升了30名,但是 要在印度作生意仍是非常不容易的,也因 此,我國很少有中小企業能夠很順利的進入 印度市場、長期經營。

在莫迪總理的主政下,印度政府已開始致 力於簡化經商法規,甚至在稅制上制定統一的 稅制,讓企業在印度各邦的投資與經商不再因 為地域不同而需要去了解、去熟悉各邦政策, 也盡可能的減少一些潛規則,讓印度的產業發 展環境更貼近世界各國廠商的需求。

印度政府長年來推動特別經濟區計畫, 該計畫提供區內廠商出口所需的貨品及服務 免稅、快速審核機制及較佳的整合基礎設施 等,以改善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投資環境,在 2005年通過的SEZ草案中,內容包括:設立 審核廠商的單一窗口;提供各項減稅及免稅 措施;於區內設立國際金融服務中心;於區 內設立解決廠商糾紛的單一機構。此一政策 在莫迪政府積極推動減政措施之下,將更有 利於印度經商環境的改善。也因此,莫迪總 理在2017年底更是雄心壯志的宣示,印度將 在下一年度於世界銀行的經商便利度排名擠 進前50名。

印度製造、數位印度以及基礎建設 帶動印度機械產業的需求與發展
莫迪總理上任後推出「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政策,其目的在於強力發展印度成為 全球製造中心。此一政策的基礎在於,印度 擁有充沛的勞動力,且印度的勞動力工資與 東南亞國家中度發展國家相比仍相對較低, 因此有足夠的條件成為全球製造中心,取代 中國大陸。與此同時,由於中國大陸與東南 亞國家的製造成本不斷攀升,更讓印度製造更有機會達成目標。

印度製造最優先聚焦的領域是電子資 訊產業,雖然中國大陸已經長期投入該產 業,也建立了完整的生產供應鏈,但是印 度與中國大陸的差異在於,印度的資訊 軟體研發人才是全球知名,具備自我研 發能力,而中國大陸在資訊科技業上則是多以代工製造起家,近年才逐步投入研 圖1 發領域,但中國大陸推動的「中國製造 2025 」卻受到頗多詬病,如:竊取智慧 財產、高薪挖腳人才等。因此,印度除 了透過低廉、充沛的勞動力來達成印度製 造的目標之外,莫迪總理也連結印度在資 通訊研發上的發展優勢,規劃智慧城市政 策,希望透過數位、科技基礎建設的發 展,促成印度國內電子商務、創新科技以 及物聯網等新興產業蓬勃發展。

在「印度製造」、「數位印度」等政策 下,過去幾年印度對電器電子產品的需求從 製成品轉向零部件生產的自給自足,透過印 度國內產業鏈的建立減少電子資訊製成品的 輸入,轉而擴大電子產品的國內產值提升與 出口,希望藉此減少印度在對外經貿上的赤 字問題。為了達成此一目標,也為了讓產業 鏈供應能在幅員廣大的印度健全發展,印度 各邦也積極配合中央政策,致力發展在地的 產業供應鏈,以解決土地廣大產生的供應鏈 過長衍生的可能風險,更能讓印度國內的產 能得以隨時調整以適時因應臨時出現的生產風險。

在印度推動印度製造之際,機械產業 的發展與需求便隨之帶動。除了製造業本 身帶動機械產業的發展之外,印度機械業 成長的力道也來自於基礎建設。無論亞 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 、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甚至是日本、韓國等國政府,均投入相當 的資源在印度基礎建設上,包括:公路、 鐵路、高速鐵路、水、電、無線通訊等。

然而,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等國家政府 在協助印度發展基礎建設同時,也在許多 工程上導入自家的機器設備,希望透過此 一產業鏈結讓這些國家的機械產業發展在 印度及南亞區域擴張。

因此,若我國機械廠商想藉由印度製造 與數位印度之政策進入印度市場,可能面 對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的強力競爭,且 這些國家的企業在印度經營時間長、資金規模大,我國機械業若要搶進印度市場恐 非易事,但可鎖定特定機械種類的發展, 例如:農業機械、食品機械、工具機等, 且朝客製化、整廠規劃輸出的方向發展。

近年,我國政府易積極推動智慧製造政 策,我國若能將此一發展經驗與產業鏈與 印度合作,當有助於臺印經貿發展,也有 助於我國機械產業向外輸出。

臺、星、日、印度四方合作 有助產業鏈結
印度政府自21世紀以來陸續推動「東望 政策」、「東進政策」,目標均鎖定加強 與東亞國家的互動關係。從地緣角度看, 印度充分了解若僅依賴南亞區域國家間的交 流,印度經濟難以永續發展,因此,印度 積極與日本、韓國、東協國家簽署FTA,希 望藉此建立與東亞國家間的經貿緊密關係。 而在印度與中國大陸經貿關係上,雖然印度 與中國大陸均已參加「亞太自由貿易協定」 (Asia Pacific Trade Agreement, APTA),在 許多貨品上給予彼此較優惠的關稅待遇,但 是,印度始終擔心與中國大陸簽署雙邊FTA 或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中給予中國大陸更多「零關稅」的貨 品進口優惠待遇,將可能擴大印、「中」之 間的貿易赤字,進而對印度積極推動的「印 度製造」政策造成傷害。

​​​​​​​然而,印度在莫迪政府主政、推動「東 進政策」,期望與東亞國家加強經貿關係, 對我國在推動新南向政策之際,將有機會強 化臺印關係。我國與新加坡簽有經濟合作協 定,也與日本簽署了投資協議,我國若能充 分應用與新加坡、日本的經貿合作關係,連 結與印度的產業鏈,當有助於我國廠商前進 印度市場。

TMTS 展前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