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封面故事
美中貿易戰爭
2018.08.17∣瀏覽數:569




經濟史上最大規模貿易戰-美中貿易戰爭, 自7月6日由美國開啟第一槍,第一階 段針對中國價值340億美元、818個類別的商品加徵25%關稅,之後則將再對 284 項、價值 160 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稅。中國也於同日對同等規模價值的545 項美國產品加徵25%的進口關稅。貿易戰越演越烈,於8月1日美國商務部以國安 為由,將49家大陸企業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貿易戰一旦進入新階段,將直接 增加全球企業和消費者的成本,擴散效應一蹴即發。

美中貿易戰
臺灣工具機產業影響有限
文 ◆ 工研院IEK岳俊豪、葉立綸


美國在7月6日正式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25%懲罰性關稅,而中國也在隨後施行反制措施,也針對美 國進口同等金額項目課徵25%報復性關稅,在中美互相隔空放話三個月後,美中貿易大戰正式開打。 由於臺灣以出口為導向,整體出口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近7成,而出口又以中國大陸(2017 占41%)和美國(占12%)為主,當兩大出口國正在交戰,夾在中間的臺灣是否會受到波及?對國內 工具機業者影響為何?又該如何因應?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

美、中 貿易大戰背景
早在2017年4月川普就指示美國商務部調 查中國和其他國家進口到美國的鋼鐵,是否 會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而8月更明確 針對中國是否利用不公平的貿易行為,竊取 美國智慧財產權進行調查。2018年1月,美 國宣布對進口的太陽能板和洗衣機分別課徵 30%和20%的關稅,其中太陽能板大多從中 國進口。3月,美國表示將對進口的鋼、鋁課 徵高關稅,除中國外,也引起歐盟和加拿大等國的輿論撻伐,至此貿易戰開始升溫。

4月3日美國公布「301制裁清單」,針對中國銷往美國約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關 稅,涵蓋約1,300項商品,目標在瞄準「中國 製造2025」領域,預計在2個月的公聽會後施 行。中國方面也在4月4日做出反擊,針對中 國進口美國的大豆、汽車在內的美國商品加徵 25%的關稅。而川普也隨後放話將針對更大範 圍,進口總額更多的產品課稅,以報復中國。

6月15日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根據 公聽會後決議,針對1,102項中國進口商品 課徵25%關稅,其中約340億美元,包括機 械設備、電機設備、醫療器材、汽車整車等818項產品已在7月6日正式施行(簡稱清單 1,請見表一)。同一份文件中,另外針對半 導體、電子電機產品、塑膠及製品等284項 「中國製造2025」的重要產品進行課稅(簡 稱清單2),價值約160億元,預計在7月底 公聽會後施行。

7月10日USTR公布第二波制裁名單,涵蓋 6千多項、價值近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10%的懲罰性關稅(簡稱清單3), 預計8月底公聽會後公布最後結果。

至此,貿易戰的戰火愈燒愈廣,全球股市及匯市應聲下挫。值得注意的是,工具 機整機(海關稅則8454 ~ 8463)與零組件 (8466),以及航空零組件(8803)也大部 分在第一波清單即被涵蓋進去,符合川普打壓資本財與零組件,迫使企業回流美國的目的。

美中貿易戰的目的 
維持美國科技領先地位,吸引製造業回流
美國USTR在四月公布的調查報告中,宣稱 貿易制裁是因為中國政府利用國家力量,大量補貼中國製造業,同時強迫外資企業投資中國的同時,進行尖端技術的移轉與本土人才培育,已對美國的國家競爭力帶來不可忽視的傷 害,甚至成為國家安全問題。因此,貿易戰是 美國壓抑中國崛起的一個手段,迫使中國改變 「中國製造2025」的戰略。同時,對進口的 中間財、零組件、資本財課稅,提高美國進口 商的成本,達成吸引製造業回流美國的目的。 鴻海就是第一個配合川普政策,至美國投資設 廠的大型跨國製造業。

然而,若細數美國自中國進口的主要商 品,以及目前公布的貿易制裁清單項目,就 可以發現美國欲藉由貿易戰達成上述目的的 機會不大!原因在於:2017年美國自中國進 口約5,056億美元,其中以手機及通訊設備 (約720億美元)、電腦(505億美元)、電 腦零組件(153億美金)、監視器及投影機 (115億美元)、家具及玩具與零組件等民生 消費品為主。在第一波公布增稅25%的貿易 清單1與2中,制裁商品大多沒有這些項目; 而第二波增稅10%的貿易清單3中,亦只有部 分電腦零組件、家具與零組件等項目列在其 中,最大宗的手機與電腦仍不在課稅清單裡 面。由於這些3C與民生消費品是美國民眾日常生活所需的項目,同時也是美國大型跨國企業(如蘋果公司)賴以維生的主要商品,因此川普政府也不敢貿然與美國消費者及企業主直接作對。

另根據統計,美國已實施制裁的清單1 中,包含零組件與資本設備的比重占清單金 額95%以上。若針對這些生產用的零組件與 設備課稅,等於間接提高美國製造(Made in USA)的成本,最終可能會反映在消費者 身上;另一方面,中國也不太可能因美國的 貿易戰而大幅改變「中國製造2025」的大 方向,尤其是主要出口美國商品(智慧型手機、筆記型電腦)並未被列入貿易制裁。

換言之,既然貿易戰無法達成川普政府的目的,那後續的發展要不就雙方坐下來談判言和;要不就轉移戰場至採取非關稅障礙的相互制裁措施,如限制特定領域國外直接投 資(FDI)、延緩投資審批程序、或禁止產品 進出口等。當後者發生時,對全球供應鏈及兩國經濟成長動能將產生重大影響,我國製造業受到的衝擊也會加大。

當前美中貿易戰 對臺灣整體製造業出口的傷害有限

臺灣以出口為導向,出口的好壞高度決定 我國經濟成長的優劣。2017年我國出口金額 約3,173億美金(不包含服務貿易),其中出 口中國大陸約占41%、出口美國約占12%。若 由目前美國所公布的貿易制裁清單1、2、3,其中所針對中國出口的資本設備、零組件進 行分析,則當前貿易制裁對我國出口影響有限 (不包含海外生產的臺商),原因如下:

首先,美國第一波貿易清單中,資本設備 與零組件等項目金額比重達95%,而我國銷往國外的消費財多不會加工再出口,而是直接供當地消費者使用,如動植物產品、食品飲料、塑橡膠製品、資通訊產品、家電家具類、鐘錶儀器、玩具運動用品等。因此第一層先排除貿易清單對我國出口消費財的影響(見圖一), 出口受影響的比例降為73.1%。

其次,貿易清單僅針對中國出口美國商品,因此我國出口非中國地區的資本設備及零組件 也可排除在外,出口受影響的比例降為33.6%。

第三,美國二波貿易制裁清單均不包含中 國進口的手機與電腦(含NB),而我國外銷 的電子零組件(含半導體、PCB、被動元件 等)多用在這類產品,因此初步排除我國出口中國的電子零組件影響,則出口受影響的 比例再降為14.5%。

最後,由於我國出口到中國的資本設備與零組件所製成的最終消費財,有很大比例是提供中國國內使用,若依據2017中國出口占 GDP比重為19.8%,而出口美國又占中國出 口的18.9%,即可反推中國製造業成品有95% (1-19.8%*18.9%)以上是供國內使用或出 口至非美國地區,因此上述我國出口受影響 的比例可能僅剩下約1%(14.5% * 5%)。因 此,單就美中貿易戰的制裁清單來看,平均而言,對我國製造業的影響相當有限。

然而,誠如前文所述,工具機及零組件在第一波即被列入課稅清單中,而工具機下游主要加工應用包括汽車零組件與航太用具,也陸續在第一波與第二波清單中被列入,因此美中貿易戰對我國工具機的影響會高於整體製造業平均(相關分析請見後文)。與此同時,要持續關注貿易戰的戰場是否擴大,當涵蓋清單包括手機、電腦等我國電子零組件主要下游產品,或是其他非貿易障礙,對我國製造業的影響也會加大。

當前美中工具機貿易市場分析
關於美中貿易戰對於臺灣工具機產業的 影響,首先可以分別從2015~2017年中國與 美國工具機的供需市場結構進行了解,近三 年中國與美國工具機平均產值大約分別維持 在235億與57億美元,在進口值方面,除了 2016年全球處於新平庸經濟型態呈現趨緩的 情況,中、美平均進口值約維持在87億與48 億美元,同樣地在中、美平均出口值方面於 2016年也有些微趨緩的趨勢,約分別維持在 32億與20億美元左右。

中國工具機市場需求主要以當地生產的產品為主,其進口依存度平均約維持在 29.1%。而在中國工具機產值中僅平均約有 13.5%為滿足出口之需求,主要出口國家為 美國、印度與越南,2017年出口金額與比 重分別為4.34億美元(9.3%)、4.03億美元 (8.7%)與3.58億美元(7.7%)。根據前述的數 據分析結果,中國消費金額占比超過七成屬於中國本地生產,其中包含國外廠商在大陸當地設廠生產後直接於當地銷售。再者接近消費總值的三成是進口部分,主要為真正無法在中國生產需要依賴進口國外的工具機機種與機型,而這些產品在短期內是由於無法在中國大陸自主化製造,即使可以自主化但精度與可靠度仍無法滿足終端應用市場的需求,主要進口國為日本、德國與臺灣。

美國工具機市場需求主要以進口的產品 為主,其進口依存度平均約維持在56.2%。 而在美國的工具機產值中平均約有34.2%為滿足出口之需求,主要出口國家為墨西 哥、加拿大與中國大陸,2017年出口金額 與比重分別為8.08億美元(26.0%)、5.09億 美元(16.4%)與3.64億美元(11.7%)。根據前述的數據分析結果,美國出口與進口平均比重分別超出五成六與三成四,顯示美 國除了自己國內廠商(如HASS)所提供的產品滿足其工具機需求之外,同時也進口日本、德國、瑞士與義大利等國之中高階機種,以及臺灣與韓國之中階機種產品,以滿足美國金屬加工製造等相關工具機應用產業之需求。
 
根據上述的結果可以顯示,以2017年為 例,中國的工具機消費金額為美國的3倍,並且在中國工具機的市場結構內不論是自製或是進口的部分,主要為滿足中國的內需市場需求。而出口的部分僅占中國整體工具機生 產總值的13.5%,其中雖然出口金額最高的國家為美國,但亦僅占中國工具機整體出口 總值的9.7%。

當前美中工具機貿易 對臺灣工具機暨零組件製造業出口的傷害有限
依據Gardner Research 最新公布的2017 年全球工具機的產銷以及進出口數據顯示, 臺灣為全球第七大工具機生產國,年產值為 42.9億美元,其中出口占工具機年產值的 78%,為全球第四大出口國。其中,中國 大陸為臺灣最大的工具機出口市場,占整體 出口比重的34.2%,出口值為11.5億美元; 第二大出口市場為美國,占臺灣工具機出口 11.1%。另外在工具機零組件部分,2017 年臺灣工具機零組件產值為17.8億美元,出口占產值比重達60.2%,其中以中國大陸 為臺灣最大的工具機零組件出口市場,占 49.6%。

面對臺灣工具機最大的出口市場中國大陸,在美國提高工具機整機暨零組件,以及 主要應用工具機生產的金屬製品(如汽車零組 件與航空零組件)之進口關稅達25%的情境 下,對於臺灣工具機產業之影響可分別從工具機整機與零組件兩方面進行探討。

整機方面
對於美中貿易戰影響臺灣工具機整機出口 中國大陸的情境模擬可分為兩部分:

整機自臺灣出口至中國大陸後,輾轉 經由中國大陸出口至美國。
此情形發生的機率極低,由於中國大陸所 進口之工具機產品,主要為國內生產金屬製 品所使用,再者本文上述已提到,真正無法 在中國製造的工具機機種與機型,但實際加 工產業有所需求的情形下,方才進口國外的 工具機產品。因此中國大陸基於內需金屬加 工市場需求才會自國外進口工具機。

另一方面臺灣提供美國市場所需的工具機 產品皆從臺灣直接組裝出口,並未藉由出口 至中國大陸後輾轉出口至美國,如此將會被 中國與美國兩國徵收雙重關稅,造成產品銷 售成本的提高。

航空零組件的可能影響進行探討,共可分為 三種情況,如下所示:

工具機應用於製造汽車零組件,且成品出口 至美國
中國所製造的汽車零組件以內銷組裝整 車為主,零組件直接出口比重僅5.2%, 其中出口至美國的比重為32.4%,故對 於臺灣工具機出口中國的影響為0.9% (51%*5.2%*32.4%),相當於臺灣出口金 額0.11億美元。

工具機應用於製造汽車零組件,且成品組裝 成整車後出口至美國
中國所製造的汽車零組件用於中國國 內整車組裝的比重為94.8%,中國製的 汽車以內銷為主,外銷比重僅6.3%, 其中出口至美國的比重為18.4%,故對 於臺灣工具機出口中國的影響為0.6% (51%*94.8%*6.3%*18.4%),相當於臺灣 出口金額0.07億美元。

工具機應用於製造航空零組件,且成品出口 至美國
中國所製造的航空零組件約有三成出 口,其中出口至美國的占比為34.2%,故 對於臺灣工具機出口中國的影響為1.3% (13%*30%*34.2%),相當於臺灣出口金 額0.15億美元。

綜合上述三種情況,估計美中貿易戰對臺灣工具機整機出口中國所產生的最大影響金 額共計0.33億美元,分別占臺灣2017年工具 機整機出口金額與產值的1.0%與0.7%。

零組件方面
中國大陸占臺灣工具機零組件出口市場的 49.6%,對於美中貿易戰影響臺灣工具機零組 件出口中國大陸的情境模擬可分為兩部分:

零組件自臺灣出口至中國大陸後,再 轉出口至美國
此情形發生的機率極低,由於中國大陸所進口之工具機零組件產品,主要為中國國內製造工具機所使用,再者,中國現階段在製造符合中低階工具機所使用零組件的能力不 足,因此中國大陸才會需自國外(含臺灣)進 口工具機零組件。

零組件自臺灣出口至中國大陸後,於 當地組裝工具機整機後,再出口銷售 至美國
中國大陸所製的工具機應用於當地下游的 金屬加工金額占整體工具機產值的86.6%。 根據前文分析,對臺灣工具機零組件出口所產生的影響,共可分為三種情況,如下所示:

零組件自臺灣出口至中國大陸後,於當地組裝成工具機整機,並於當地製造汽車零組件,所製的成品直接出口至美國
中國所製造的汽車零組件以內銷組裝整 車為主,零組件直接出口比重僅5.2%,其 中出口至美國的比重為32.4%,故對於臺 灣工具機零組件出口中國的影響為0.7% (86.6%*51%*5.2%*32.4%),相當於臺灣 出口金額0.04億美元。

零組件自臺灣出口至中國大陸後,於當地組裝成工具機整機,並於當地製造汽車零組件,且成品組裝成整車後出口至美國
中國所製造的汽車零組件用於中國國 內整車組裝的比重為94.8%,中國製的汽 車以內銷為主,外銷比重僅6.3%,其中 出口至美國的比重為18.4%,故對於臺 灣工具機零組件出口中國的影響為0.5% (86.6%*51%*94.8%*6.3%*18.4%),相當 於臺灣出口金額0.03億美元。

零組件自臺灣出口至中國大陸後,於當地組裝成工具機整機,並於當地製造航空零組件,且成品出口至美國
中國所製造的航空零組件約有三成出口,其中出口至美國的占比為34.2%,故對於 臺灣工具機零組件出口中國的影響為1.2% (86.6%*13%*30%*34.2%),相當於臺灣 出口金額0.06億美元。

綜合上述三種情況以及應用臺灣所出口的工具機零組件組裝工具機出口至美國的金額,估計美中貿易戰對臺灣工具機零組件出 口所產生的最大影響金額共計為0.2億美元, 分別占臺灣2017年工具機零組件出口金額與 產值的1.8%與1.1%。

對比前述中美貿易對臺灣工具機整機的影響,可發現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制裁措施對臺灣工具機零組件的衝擊較大,惟影響 程度均不超過產值的2%。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中國所進口的工具機暨零組件產品多為滿足內需市場,而外銷美國市場僅是中國大陸多元出口的其中一國,故單就中美貿易制裁清單的角度來檢視,對臺灣的衝擊影響有限。
 
綜合上述的分析可以了解短期的美中貿易戰,對於臺灣製造業與工具機暨零組件產業的影響幅度有限,同時美中貿易戰的初期,兩國尚處於一方面執行相互性的關稅制裁措施,另一方面進行雙邊的貿易談判,設法尋找雙方可以接受的貿易平衡點,故對於未來美中貿易戰的發展結果尚待觀察。但如此現階段全球已有些許廠商可能會暫緩投資與擴廠,以先觀望美中貿易戰的發展趨勢,待雙方談判結果明朗化時,方才擬訂或調整企業之發展策略。

此外,若美中貿易戰長期持續,是否會對於中國的製造業廠商或外資製造商造成影響,改變其全球供應鏈以及市場的佈局,進而影響到臺灣產品出口至中國市場;或是從貿易制裁改為金融制裁或直接投資的非貿易障礙,例如延緩投資審議的時程等,將是臺灣廠商與政府後續觀察的重點。

另一方面需觀察美國是否會對於其他全球與其有較大的貿易逆差國家(包含臺灣)進行關稅制裁措施,現階段已有加拿大與墨西哥等國被美國列為關稅制裁措施的國家,這將會是直接衝擊及嚴重影響臺灣產品出口美國的要因,由於美國為臺灣工具機的第二大出口國,此番傷害將遠勝於美中貿易戰的間接影響,是政府在維持臺、美關係時應考量的關鍵要素。

美國與中國貿易衝突白熱化
全球供應鏈將受波及
隨著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再次創下新 高,美國正式將中國大陸定位為戰略競爭對 手,美、中貿易衝突日趨白熱化,2018年6 月及7月美、中先後宣布加徵兩輪關稅,美、 中貿易戰一觸即發。美國與中國為全球前兩大經濟體,其貿易衝突不僅美中兩國受到衝擊,各國將因全球供應鏈受到波及進而有所影響。本文分就美、中貿易衝突發展背景、貿易衝突走向,以及對臺灣之影響進行分析。

美將經濟安全納入國家安全 中國成戰略競爭對手
美國川普總統上任後,開始與主要貿易夥伴重啟談判方式,中國大陸為美國最大貿易逆差來源地區,自然而然成為美國雙邊洽談 重點。2017年4月提出百日計畫後,於5月宣 布包括農產品貿易、投資、能源及金融服務 等多個領域的10項共識,也在2017年11月 川普總統亞洲行赴APEC會議期間,簽署高 達2,535億美元的合作協議,然而,個別項 目的貿易合作並無法改變美、中貿易逆差擴大的事實,隨著美、中貿易逆差再次創下新 高,2017年12月美國正式拒絕給予中國大陸「市場經濟地位」,接著在2017年年底公布 的《國家安全戰略》中,美國將經濟安全納 入國家安全,將中國大陸定位為戰略競爭對 手,美、中貿易衝突愈演愈烈。

2018年起,美國開始採取一連串調查與宣 布加徵關稅的舉動。1月,美國接連宣布要對 進口太陽能設備課以最高30%關稅、對進口 洗衣機課以最高50%關稅、針對中國大陸展 開對進口鋼材和鋁材的國家安全調查、對中 國大陸太陽能板展開涉傾銷調查,並考慮限 制中國大陸企業在敏感領域的投資等。美國政府更指控中國大陸藉貨幣操縱獲取不公平 貿易優勢,以及抗議中國大陸不公平地利用 補貼、操縱貨幣,把美國公司難以競爭的低廉貨品賣進美國市場。

中國大陸接著在2018年4月2日正式宣布對 包括水果、葡萄酒和豬肉等128種原產美國 的進口商品課徵最高達25%的關稅,美國隨 即於4月3日公布「301制裁清單」,擬對中 國大陸銷往美國的1,300項、約500億美元的 商品加徵關稅。4月4日中國大陸再次做出反 擊,決定對包括大豆、汽車在內的106項美 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4月5日,川普表示 考慮再加碼貿易戰,對1,000億美元的中國進 口商品加徵額外關稅。

隨著貿易戰如火如荼進行,6月15日美國 公布對中國大陸的加徵關稅清單,將對從中國大陸進口約500億美元商品加徵25%的關 稅。隔日,中國大陸也立刻反擊,對等值由 美進口之約500億美元的659項進口商品加 徵25%關稅。美東時間7月6日,美國正式對 約340億美元中國大陸商品實施加徵關稅措 施,而中國大陸同時針對其中545項商品正式實施。

7月10日川普政府進一步公布新一波研擬 加徵關稅的商品建議清單,擬加碼對2,000億 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包括食品與飲料、 化學、電子、紡織品、金屬與機械、車子、 家具與古董等產品。然而7月11日美國參院 通過提案,要求總統在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徵收關稅時,國會「可發揮作用」,顯現美國參議院希望透過國會的力量,限制川普總統採取關稅報復之權力。美、中貿易衝突仍持續變化中。

美、中 貿易長期嚴重失衡
2017年 中國大陸對美國貿易 順差再創新高3,752.3 億美元
中國大陸是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來源地 區,美、中逆差已占美國貿易逆差近五成, 美、中貿易逆差在2005年時突破2,000億美 元,2012年進一步突破3000億美元,迄今已 連續六年逾3,000億美元。2017年中國大陸 對美國貿易順差再創新高,達到3,752.3億美元,美、中貿易長期嚴重失衡,減緩美、中 貿易差距一直都是美、中經貿對談的重點, 也是舒緩美國貿易赤字的重點工作。在川普 總統以「美國優先」的前提之下,很難不處 理長期貿易逆差主要來源地區,並坐視中國 大陸持續以此方式高速成長,因此,倘若中國大陸未在貿易結構上有所調整,美、中貿易衝突恐難在短期內休戰。

當前美國經濟復甦力道及全球成長趨勢,應足可支應川普總統持續採用雙邊對談方式改善美國貿易逆差的做法。國際貨幣基金 (IMF)不但預估2018年全球經濟為2011年以 來最強勁成長年,最新預估並上調美國經 濟今(2018)、明(2019)兩年經濟成長率,從 2.7%上調至2.9%,因而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亦於7月12日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聽證 會中說明,美國與歐盟、中國大陸、加拿大及墨西哥的貿易爭議,並未對美國經濟造成傷害,再次顯示美國仍有信心持續進行雙邊對談。

此外,2018年1月美國政府推動的「減稅 與促進就業法案」正式生效,由於該法案將 永久大幅降低企業稅至21%、實施屬地徵稅制,以及匯回外國收益及資產的稅率降低,可能導致美國企業將現有和日後的收益從海外帶回美國國內投資,亦可能鼓勵外國企業將公司總部遷往美國。中國大陸為因應此 一措施,亦已宣布自2018年1月1日開始, 境外投資者從中國大陸境內居民企業分配的利潤,直接投資其政府鼓勵類投資項目,可實施遞延納稅,暫不徵收預提所得稅。倘若美、中貿易衝突短期無法消弭,美國企業全球布局及其供應鏈亦有可能有所調整,應持續關注。

除了貿易衝突之外,倘若美、中無法進一步談判休兵,恐擴至投資領域的限制,並進一步在中國大陸企業赴美投資併購上進行限制。之前已有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收購美 國速匯金(MoneyGram),因國安疑慮被 美國外來投資委員會(CFIUS)否決;手機 大廠華為欲和美國電信商AT&T合作,在美 的擴張計畫受阻;美國商務部更以違反協議為由,宣布七年內禁止美國企業供應相關技術及零組件給中國第二大、全球第四大的電信設備大廠中興通訊等事件。事實上,美國監管部門對中國大陸對美併購審查趨嚴,報載美國監管部門從嚴審查以美國技術企業為 收購物件的交易,使得2017年中國大陸相關 收購規模總量大跌87%,已經披露的總交易 額從2016年的149.7億美元下降到2017年的 19.7億美元。尤其是高度關注中方併購美國 具高度技術的企業,以防美國關鍵技術與智慧財產權外流。

中國大陸在十三五期間,提出「中國製造2025」政策,希望以三十年時間,使中國大陸從製造大國成為製造強國。為了使技術能夠迅速升級,中國大陸挾資金規模之勢推動走出去政策,採用併購方式換取所需技術及自然資源,各國面對中國大陸積極併購在地標的企業多有關注。而美國川普總統提出「美國優先」,其新政的本質在重新強化「美國製造」的價值,鼓勵美國企業及其相關的供應鏈回流,事實上亦與中國大陸正積極推動的「中國製造 2025」產生衝突。

若從今年5月初的談判內容亦可印證,調降農工產品關稅已非美國唯一關注的重點,美國所提出的要求改善清單包括八大重點: 一、削減美國貿易逆差2000億美元;二、美國科技和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三、敏感技術的投資限制;四、美國在中國大陸投資;
五、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六、美國服務和服務供應商;七、美國農產品;八、落實兩國每季開會檢討目標和改革等。從每一項所提出的改善內容,可以發現已非僅止於削減美、中之間貿易差距,並將議題擴大至促進投資、保護科技及智慧財產權,以及保護敏感技術等層面,此亦反映近年來美國對中國大陸持續以併購方式獲取先進技術、不勞而獲的不滿,中國大陸若以單純縮小美、中貿易逆差作為改善目標,並採取單純採購方式試圖緩和美、中貿易衝突,勢難滿足當前川普政府之需求。

美、中 貿易衝突對臺灣的影響
當前的美、中競爭局勢,實為臺灣帶來挑戰但也存在著若干產業調整因應的機會。就挑戰而言,美、中關係對亞太政治與經濟均有相當大之影響,而美、中、臺三邊貿易對臺灣產業鏈亦相當重要。中國大陸是台灣最大貿易夥伴,台灣產業供應鏈與中國大陸關係緊密,臺灣輸往大陸的產品多以中間財為主,臺灣零組件在中國大陸組裝加工後才輸往美國。中國大陸和美國均為臺灣主要貿易 投資地區,加上臺灣貿易依存度高,2017年 臺灣出口約4成是到中國大陸及香港,其中 86.97%是中間財,中間財出口額為763.6億 美元,1長期以來台灣擅長整合各方優勢進行「三角貿易」,並據以取得高額貿易逆差。

因此,當美、中之間貿易摩擦逐步升高、經貿衝突與貿易保護主義逐漸形成,對臺灣這種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體,貿易依存度超過百分之百的國家,需隨時注意全球政經情勢會否出現貿易自由化的逆流,讓貿易夥伴之間的信任感和合作意願降低。若美、中之間逐漸出現貿易壁壘、閉關自守的情況,對臺灣的貿易經濟恐有負面的影響。

報載根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 (PIIE)的報告內容,新一輪2,000億美元的 中國大陸商品清單中,主要仍以中間產品受到的影響最大,比重約47%,受到影響較大 的中間產品依序為電腦零組件(2017年貿易金 額為150億美元)、汽車零組件(2017年貿易 金額為90億美元)、鋼鐵產品(2017年貿易金 額為80億美元)、塑膠產品(2017年貿易金額 為60億美元)、電力變壓器及靜態變流器和電 感器(2017年貿易金額為50億美元)、鋁製品 (2017年貿易金額為7.94億美元)等。消費品 影響比重達23%,受到影響較大的消費品依 序為手機(2017年貿易金額為240億美元)、 電腦(2017年貿易金額為80億美元)、家具 (2017年貿易金額為110億美元)、椅子(2017 年貿易金額為100億美元)、燈具(2017年貿 易金額為70億美元)、旅行包(2017年貿易金 額為70億美元)、農業及食品(2017年貿易金 額為60億美元)等。可以看出中間產品影響較 大,而中間產品零組件又以電腦、汽車零組件及鋼鐵產品的貿易金額較高,而消費品則以手機及電腦產品為主。

另依據經濟部國際貿易局新聞稿顯示,國安會目前綜整相關部會之評估分析,認為 美國對中國大陸500億美元產品加徵25%關 稅,對臺灣的影響很有限,其中7月6日開始 實施的「清單一」部分,對國內相關產業及中國大陸臺商影響皆不大。至於「清單二」部分亦提到包括石化、機械、半導體等產品項目,由臺商供應部分均很有限,並不致對整體經濟造成顯著影響。然而,該新聞稿仍 有提到,美國若進一步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 進口產品加徵10%關稅,影響面勢必擴大, 美中持續相互報復亦有可能觸發全球金融市場強烈震盪及貿易保護主義蔓延的可能性,但強調發生可能性不高。

就美、中貿易衝突可能為台灣帶來機會而言,蔡英文總統、黃志芳董事長皆不約而同的指出,在美中兩強貿易戰下,業者必須要分散市場,因此多數臺商皆反饋表示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是正確的。近年來,因為東協、南亞經濟崛起,吸引許多國家前往開拓
市場,本身就已經帶來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的契機,而美、中貿易衝突更將加速臺商加速分散風險,尤其是本來在中國大陸有投資設廠的臺商,亦會開始考慮往東南亞或南亞移動。東南亞及南亞各國在美、中貿易衝突揭開序幕之後,也開始盤點自身的產業,確認那些產業會受到衝擊,那些會得益,如馬來西亞的半導體產品出口會受衝擊,但汽車產業、種植業、石化工業則有正面影響;印尼則認為美、中貿易戰有利於印尼的紡織出口;越南、泰國等更認為美、中貿易戰不但對該國產業的影響不大,反而可藉由美、中 貿易戰取得外資投資的新契機。

因此,綜合上述,美、中貿易衝突並非會立即解決的短期事件,無論就貿易結構或是供應鏈之調整與轉移,都需要相當的時間因應。有鑑於美、中貿易及供應鏈與臺灣之間的緊密關係,宜儘速針對在美、中、臺三角貿易中,可能會因為美、中關稅戰而受到影響的產品與產業進行評估盤點,並針對受到衝擊的產業提出因應、針對受益的產業則協助臺商企業掌握契機;同時,宜思考如何藉由美、中貿易衝突的國際新情勢,進一步強化與越南、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產業合作,如協助輔導在陸臺商南向避險,調整臺商在中國大陸、美國與新南向國家的亞太區域產業鏈關係,降低產業在美、中貿易衝突中受到衝擊的機率。

經濟部統計處:https://www.moea.gov.tw/MNS/ dos/home/Home.aspx
越南請參見:2018.3.31, "Global trade war risk has limited impact on Viet Nam's securities" , bizhub: http://bizhub.vn/news/global-trade-war-risk-haslimited-impact-on-viet-nams-securities_293719. html
泰國請參見:2018.4.9, "Asian markets rise on hopes of deal in China-US trade dispute" , The Nation: http://www.nationmultimedia.com/detail/ Economy/30342818;
印尼請參見:2018.4.6,〈中美貿易戰‧印尼 迎商機‧紡織品出口或增至130億美元〉,星 洲日報:http://indonesia.sinchew.com.my/ node/71910?tid=5;
馬來西亞請參見:2018.3.28,〈美關稅政策影響 中和汽車領域正面科技負面〉,詩華日報:http:// news.seehua.com/?p=351840
 

TMTS 展前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