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SNS

  • Facebook
  • 使用messenger傳訊給MAonline
暨南專欄
幸福企業:在家工作而非以公司為家
2021.09.14∣瀏覽數:252

幸福企業:在家工作而非以公司為家


此次疫情驅使許多公司不得不推行WFH (Work From Home) 遠距在家辦公,改變大家對於工作空間的使用習慣,讓行動辦公室真正的落實。數位通訊的進步與普及,消弭經營管理者對於溝通即時性的疑慮。幾個月的實際執行,員工感受到自主空間的幸福感,提升了工作的效率與效益,反映在實際業績之上,行動辦公室的優點確實展現。此空間的改變,更引發企業內涵文化的調整,公司成為真正為員工創造幸福的平台。



疫情改變對辦公空間的定義
台灣疫情警戒降級了,到一位經營傳產的朋友辦公室去坐坐,發現他辦公室有了巨大變化,原來一張張格柵圍起的員工辦公桌不見了,整個公司改變為一間可容納全體員工的會議室、一間更大型的簡報室以及擺設數張小方桌的聯誼空間。他說幾個月的員工遠距辦公,讓大家習慣利用數位工具來溝通,作業流程及聯繫方式比起以前都更有效率。所以乾脆就把辦公室的格局改了,就算疫情警戒完全解除,員工還是一樣可以自行選擇在家或公司內任何覺得適合的所在工作。公司轉型定位成一個平台,作為同事間,或與廠商、客戶面對面討論需求時使用,所以只留下了會議、簡報以及聯誼的空間。


行動辦公室曾是管理風潮
30年前由美返國就業時,適逢網際網路以及筆記型電腦的運用開始普及,行動辦公室(mobile office)成為熱門管理話題。也曾計劃在個人服務的單位推動,重新定義辦公空間,不侷限員工在一固定位置工作,可依據個人當日的需求與期望,隨時選擇更換作業地點。除預期提高人員作業效率、辦公空間使用效益,更期許藉此強化同事間的跨部門交流,形塑和睦的企業文化。為此還多次到剛好也在其機構內推行mobile office的全台最大的管顧機構參訪,親自向其董事長與總經理等高階主管請教推行的方法與注意要點。但推行一陣子之後,因員工慣性使然、主管常抱怨找不到人,不知不覺,又回到以部門別為區隔、個人固定位置的辦公環境了。再次造訪當時請益的管顧機構,發現也一樣恢復固定位置的辦公空間配置!

以公司為家是經營者個人的心願

許多經營者花費心力與費用,希望把辦公室打造成像家一樣的幸福空間,期望員工以公司為家,更加投入公司作業。但不管如何的努力,公司就是公司、工作的場所,工作時的積極緊繃與在家的放鬆自在是不容易並存的,員工很難真正把公司當做是家。

而且同事在工作上難免意見不同,如果大家一直共處在同一空間,缺乏緩衝所在,對於整體的感情融合反而不利!這一點,常見於海外設廠的台商,將所有台幹集中生活於一棟廠內宿舍,驅使所有台幹以廠為家,工作與生活都在一起。原想讓同事在下班後還可以隨時看顧公司、一起討論公事、相互交流。但卻讓工作上的不佳情緒延伸至下班生活,成為惡性循環,進而影響企業文化與員工士氣,使得經營績效難以彰顯。最後怪罪這些台幹向心力不足,態度不佳,再來尋找外部協助。其實主要問題之一,是出自經營者希望以廠為家所規劃出的員工生活與工作空間。


擁有主導權才會自在
更重要的是,在公司內的空間佈置主控權掌握在少數主管上,員工對於如:電視轉頻道、變動擺設、更換設備環境⋯等等,大大小小環境控制的權限非常有限,深深左右了在此環境之中的自在程度,難以認同這樣的環境是家、是幸福空間。曾經參觀過許多經營者自豪擁有休閒咖啡廳、地中海式員工餐廳、時尚健身房、豪華影音室、養生休憩空間⋯等等員工福利設施的幸福辦公室,但私底下詢問該公司員工對這些空間的感受時,往往得來的都是一抹淡淡的苦笑。

家長般的仁慈成就過去的幸福企業
由經營者主導設立幸福公司的想法,類同於組織行為中的家長式領導,經營者自許「企業是我家、我是大家長、員工是我孩」,對於視為子弟的員工,展現權威、仁慈、與德行的領導管理風格。三十多年以前戒嚴時期的台灣企業,是全世界最普遍執行家長式領導的地區之一。因經營者認為家長要對子女展現仁慈,需對員工的工作與生活進行全面的規劃與照顧,所以塑造出如此依經營者個人理念建設而成的幸福企業。

幸福企業是自主、自在的空間
真正的家,是個人可以獨立自主的空間。在其中絕對自在的地方,幸福感才能展現。在員工可以完全掌握與控制之處,個人的信心及情緒平衡與穩定,工作效率就能提升。同時運用數位通訊設備,即時無界與分處各地的同事、廠商與客戶聯繫,維持原有工作效能。當有意見相左或工作摩擦產生時,只要一下線,大家迅速回歸自在之處,得到一個緩衝,緊繃的思考與情緒獲得緩解。自主規劃的工作環境、即時無障礙的聯繫溝通,這才是行動辦公室與幸福企業展現的方式。

由空間改變重新定義企業文化
過去建構幸福企業的概念來自家長式領導的思維,家長式領導是階級社會的產物,階級的形成絕大部分來自資訊落差。數位網路的普及已弭平了資訊落差。所以過去普遍認為的幸福企業也應該重新定義。此次意料之外的疫情,驅使企業不得不推行員工在家工作,行動辦公室被落實執行,因此展現了工作上的實質效益,讓經營者開始思考個人對企業認同的思維。如果可以藉此放下家天下的想法,形塑全新的企業文化,將公司由私人領域,重新定位為維繫分處各地工作者的公眾平台,也許可以真正實現員工工作自在快樂、公司效率效益兼顧的幸福企業。